• 朗朗春晚演绎混搭创意器乐 大张伟唱《倍儿爽》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唐纳德・巴塞尔姆的《白雪公主》是对格林童话《白雪公主》的戏仿,无论从内容上、形式上,巴塞尔姆都对格林童话进行了彻底的颠覆,反映了与格林童话完全不同的主题。它就像是社会的一面镜子,深刻反映了19世纪60年代美国的社会现实。本文旨在从内容与形式出发,探讨其对格林童话的反叛,并思考在内容与形式背后的思想内涵。【关键词】《白雪公主》;颠覆;社会现实一、引言人人都知道《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它来自于格林童话,人们喜欢它的一切:美丽善良的公主、英俊勇敢的王子、完美的结局、正义终会战胜邪恶的古老说教......但本文想说的并非如此,而是后现代小说家巴塞尔姆的代表作《白雪公主》。巴塞尔姆的《白雪公主》发表于1967年,在它产生后,众多中外评论者一拥而上,贬褒不一。有的评论道:这个小说不过是拼贴小说的一个范本而已,是一种语言上的达达主义,它运用被用滥了的语言垃圾。查尔斯.哈里斯也认为,“这部小说巧妙地避开了一切发现它的意义的企图,也抵制了一切在小说中寻找清楚明白的内涵的努力”。但另外一些学者却认为它是一个新的经典,它与格林童话中“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共同构成了艺术画廊中不朽的名篇。二、巴塞尔姆作品中颠覆的主人公们《白雪公主》借用格林童话《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但却完全背离了原童话文本,是对其彻头彻尾的颠覆。在小说里,白雪公主依然美丽,她的头发乌黑如乌檀,肌肤雪白似白雪。但她已不再单纯天真,她接受过高等教育(三流大学人文专业),也受到当代女权主义思潮的影响,希望改变自己的现状,但始终在空等着象征梦想的白马王子。她与七个猥琐的男人同住,组建一个现代“家庭”,日复一日地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为他们打扫、购物、做饭,成为他们的家庭“煮”妇。她期盼一个王子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代表“王子”的保尔全然没有王子的风范,他吸引白雪公主的唯一地方只是他“高贵的血统”。他遁世进了修道院,穿上修士的道袍后又变成了观淫癖,最后白雪公主失望滴认识到:“保尔只是青蛙。他彻头彻尾的是只青蛙。我原以为他在某个时候会褪下那层湿漉漉的绿黄色的斑点皮膜,重新现身,沐浴在金光闪闪的色泽中。但他纯粹只是只青蛙。在小说里,七个小矮人也不再像童话中那么滑稽,不再是善良和正义的象征,他们神经兮兮的不再可爱,他们对生活感到厌倦和不安,渴望在生活中寻找到意义,但到最后依然是徒然无功,身陷窠臼。他们把怨恨发泄在他们的“头儿”比尔身上,将他绞死,然后又接纳了街头流氓霍戈。小说在一派荒诞与杂乱中完全背离童话文本,将生活的肮脏与混乱以碎片的形式安排在小说的各个角落。小说全文被分成无数细小的部分,每部分都充斥着大量的独白和对话。部分与部分之间毫无联系,丝毫没有逻辑可言。各领域各层次的话语交错在小说中,时而高雅,时而低俗,时而幽默,时而严肃,还不时条款讽刺一把,令人忍俊不禁。在这貌似疯狂的叙述中,小说流露出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小说消解了童话崇高的道德理想,模糊了善恶的界限,而竭尽反崇高、反理性、反英雄只能,充分凸显了人性的丑恶、庸俗与无聊。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副赤裸裸、血淋淋的现实生活原生态。三、写作背景巴塞尔姆在他主编的文学杂志《保留地》中曾表达了自己对小说的要求:(1)摧毁多愁善感的陈词滥调;(2)用一种徐庶模式,将小说作为语言游戏的场所,在其中语言本身,而不是事件组成小说内容;(3)随意组合事物和态度,打乱阅读过程中产生的常规联想,破事读者重新考虑和重新组合他自己环境中的素材。在《白雪公主》中,巴塞尔姆究竟写了些什么?在小说中你很难找到确定的意义。故事被瓦解了,连意义也荡然无存。他在小说中阐述了一下自己的小说:“我们喜欢里面有许多糟粕的书,也就是那些与其他内容不完全相关(甚至根本无关)的东西,但如果细读的话那东西又能提供一种渲染气氛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在字里行间无法找到的(因为字里行间是空白,一无所有),而只能通过阅读字行本身――看着文字,于是得到一种感觉,不完全是满足感,那期望过高,而是一种已经阅读,已经‘完成’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说,巴塞尔姆让读者很是恼火,读者无法专注地读完一个故事,无法了解人物的性格,无法表达自己的情感,也无法读到言之凿凿的观点。巴塞尔姆不允许我们这么做,因为在他看来,所有观点都不是真理,都存在着不确定的因素,将它们传播无疑是对精神的巨大扼杀。所以在小说中,他让每一个人说话,不停地说,但你什么都得不到。它们充满着不确定,这种不确定来自于对崇高、真理的质疑,也来自于无法用新意义来取代现存意义的无奈。“类比瓦解了,政权瓦解了,但我的感觉依然留存。我感到被人遗弃。”这就是巴塞尔姆想要的,当我们对小说癫狂而不失控的叙述恼火,为毫无意义的句子赶到黯然伤神时,巴塞尔姆正躲在暗处窃笑;当游戏规则都被推翻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呢?四、本文映射出的现实世界二战后,美国的经济发展繁荣起来,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的提高。相对来说,十九世纪所存在的劳苦大众的问题已基本解决,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由十九世纪经济上、政治上、社会上的相关矛盾向二十世纪中期文化上、心理上、语言及文学上的相关矛盾转变。匈牙利评论家卢卡奇提出了“映射论”,此理论强调文学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映射其所处时代的现实世界。映射的内容不仅是具体实施,而是作者所处时代的本质和精髓。唐纳德・巴塞尔姆是美国最重要的后现代主义代表作家之一,他敏锐地意识到了已经变化了的现实世界,并对自己生活着的现实世界做出了积极的反应并给与热切的关注。在巴塞尔姆看来,其时代所形成的新的现实的特征,是现实世界文化的混乱芜杂和现代人精神世界的日渐堕落,以及传统文学的破产和语言文字的泛滥。现实世界的这些核心矛盾和本质特性在巴氏的文本中得到了集中的体现。巴塞尔姆的《白雪公主》它表现了一种状况,即在这没有英雄、也不会有英雄的时代里,在这空虚无聊、浑浑噩噩并充满失败、卑琐与恐怖的现实生活中,人“已经失望了,无疑还会更加失望,彻底失望。”他的作品反映出在精神荒芜的社会现实下,人的本性的扭曲。对各种语言的戏仿使得小说更具有幽默感,让作者得以以戏谑的语言嘲讽各种社会现实。在巴塞尔姆看来,其时代所形成的新的现实的特征是现实世界文化的混乱芜杂和现代人精神世界的日渐堕落以及传统文学的破产和语言文字的泛滥。现实世界的这些核心矛盾和本质特性在巴氏的文本中得到了集中的体现。其实,“巴塞尔姆式”是后现代主义文学的主要特征,这个时代的作家被称为黑色幽默小说家。巴塞尔姆和后现代主义作家们一起在高度发达的物质社会的精神废墟上跳舞,他们的舞蹈没有规则。因为他们对规则嗤之以鼻,他们要用自己特立独行的方式展现后工业社会可咒的生存状态。他们的小说充满悲观和失望的色彩,但并不绝望,因为敏感的精英们,渴望的是为人类重新寻求立足点并从而摆脱极度的空虚感。【参考文献】[1]巴塞尔姆.白雪公主[M].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2]张丽秀.浪漫主义童话与后现代主义小说[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3).[3]徐苏.巴塞尔姆《白雪公主》试析[J].琼州大学学报,2006(4).[4]黄荣.论唐纳德・巴塞尔姆小说《白雪公主》中的戏仿[D].中南大学,2010.

    上一篇:科威特主帅熟知国足 要把中国队当韩国队打

    下一篇:荒岛探险及奇遇